懷念舊版
01
校黨委中心組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第三次專題學習
02
學校第二十五次學生代表大會、 第十一次研究生代表大
03
學校2021屆畢業生校友聯絡員聘任儀式順利舉行

校友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交大人物 > 校友

時間:2021-06-10 來源:外聯處 作者:

郜春海:十年磨一劍

郜春海,中共黨員,研究員,1970年生,現任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城市軌道交通列車通信與運行控制國家工程實驗室主任。我國全自動無人駕駛技術的提出者和踐行者,我國互聯互通研究和示範的技術總牽頭人。1993年7月,郜春海畢業於北京交通大學通控系,獲學士學位;2003年3月畢業於北京交通大學電子學院,獲碩士學位。1993年至今,一直從事軌道交通列車運行控制系統的科學研究與產業化工作,帶領團隊實現了中國軌道交通信號系統從“無”到“有”,再到世界領先的華麗蜕變。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北京市科學技術一等獎,被評選為國家級百千萬人才、"萬人計劃"科技領軍人才等,榮膺“中國地鐵50年致敬人物”,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1C9E0

與很多技術型人才不同,郜春海很健談。他的思路純粹、清晰、敏捷和堅定,雖然豐富且靈活,卻總能找到一條輸出的主幹道。披荊斬棘的開拓者所需要的能量非行業跟隨者所比,不論處在哪個階段,郜春海都將重要精力集中在方向的選擇、框架的制定和重難點的攻克上,化繁為簡,成就鮮明的個人和企業特色。

01 無法預測的解題思路

182C7

窗外縱橫交錯的鐵軌鋪就在平原上綿延伸展,屋內端坐在電視機前的小男孩被電影《鐵道游擊隊》點燃了小小的夢想,憧憬着有一天能坐上火車奔赴遠方。小男孩慢慢長大,在那一個村都可能沒有一部電話的年代,大人們告訴他,只要在鐵路局上班,就能隨時撥打電話。一種榮耀感在男孩心裏炸了一朵小小的煙花。高考填報志願的時候,他鄭重地填下了北方交通大學這個名字,從此與信號結緣。

考大學的艱苦與上大學的放鬆形成鮮明對比,所有的路都要自己去摸索。郜春海開始嘗試自己感興趣的方向,參加英語競賽、報名社團活動,甚至在食堂門口擺攤賣明信片和體育用品。郜春海和同學買了一些元器件,組裝起了收音機。原材料七八塊,賣出去十塊錢。錢沒有賺到多少,在這個過程中,郜春海學到了跟人溝通和打交道的能力。在一次次的失敗和努力中覆盤和總結、琢磨和思考,賺錢和成績從來不是郜春海的目的,成就更強大的自己才是。“彷彿有什麼東西從我心裏慢慢長出來了。”郜春海説。

郜春海不喜歡簡單的重複。同樣的事情,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他會用不同的方式去嘗試,一次次迭代更新,尋找更好的辦法。即使結果失敗了,證明此路不通,留下的經驗也是另一種成功。

郜春海強大的動手能力在本科畢業進入學校實驗室後開始展現出來。站在行業頂端,接觸最先進前沿的科技理論,郜春海徜徉在創新的海洋中,用知識武裝着自己。

1997年郜春海去德國訪問,奇怪國外能做出的先進系統為什麼國內做不出來?帶着這樣的疑惑,郜春海通過幾個月的交流、看書、查資料,發現信號系統背後其實是一個安全系統,安全系統的背後有一套安全管理體系。正是由於掌握了這套安全管理體系,並把這套體系應用在研發設計和功能項目實施過程中,所以做出來的系統是零風險的。郜春海找到這個規律以後,開始研究安全管理體系怎麼做,並以此為題完成了碩士論文,也成為了日後支撐郜春海創業的核心技術。

學生時代汲取的知識和留校工作期間參與的科研項目讓郜春海意識到,中國城市軌道交通信號技術嚴重依賴國外,也遠遠落後於國外。中國不僅需要花費高昂的價格購買設備和專利,還要忍受對方一次次的“卡脖子”式的刁難。這些場景刺痛了郜春海,以至於國家在尋找軌道交通信號系統建設人才聯繫到交大的時候,郜春海毫不猶豫地加入了這個團隊:“運輸和通信本就是交大強項。衝着這個也得幹!交大要做不出來,全國能做出來的就更不多了!”

02 是技術專家,也是企業家

做企業需要保持商業上的敏感、感知時代的變化、引導用户需求;做技術需要保持對領域的專注、堅守本心、迎合用户需求。

郜春海的創業項目從五萬塊的基金開始。“我一輩子都能記住這個5萬塊錢。”郜春海説。一分錢掰成兩半花,郜春海常常為了買一個電路板或者幾個元器件砍價砍半天。上學時,郜春海不喜歡題海戰術,更喜歡尋找做題的規律。這一習慣延續到了創業中,他像海綿一樣吸收着周圍的訊息,在紛繁複雜的喧譁中整理出一條條清晰的規律。小到場館佈置,大到產品設計,和各類企業的董事長、總經理、普通員工交流取經,執着地尋找現象背後的方法論。

郜春海將創業初期比作盲人摸象。2002年,郜春海帶着一幫學生和一個年輕老師去香山度假村閉關查資料。每一篇資料每一次結論,都彷彿大象身上的某一塊部位。郜春海摸一塊回來給學生講一次,學生聽明白了,過兩天又提出一個問題,郜春海又去摸這個大象,這麼折騰了一年多的時間,終於慢慢地把大象描繪出來。

郜春海習慣謀定而後動。對於交控來説,先把安全管理體系建起來,做好頂層設計,是具體工作開展的前提和基礎。如果不把所有的風險全部找到識別到的話,在做的過程中一旦走偏了,根本回不來。郜春海開始四處給領導專家彙報安全管理體系的流程和標準,也被一次次批評:“錢都給你了,你要拿出成果,天天講安全管理體系和風險管理,太虛了。”

很多人不理解,信號系統是一個複雜的巨型系統,必須解釋明白。郜春海的耳邊充斥着兩種質疑態度,一種直接質疑產品的合理性,另一種態度上支持,但對結果抱悲觀態度。這些負面的聲音和態度沒有影響郜春海前進的腳步,反而成為交控科技發展壯大的養料。郜春海有着“聞過則喜”的胸懷,不斷篩選出有益的批評吸收迭代,“交控是吃百家飯長大的”,郜春海説。他用開放的心態和格局,請來全國的專家,一遍遍接受他們的批評和質疑,再一次次修改完善自己的產品。成功的道路和經驗各有各的不同,但是失敗的陷阱卻往往是相似的,聽取教訓,就是走向成功的開始。

創新有兩種,原始創新和顛覆性創新。交控科技從成立初期就制定了嚴格的安全管理體系,幫助郜春海從冗繁的行程流程中脱身出來,將精力服務於更重要的核心領域。這種制度創新起源於郜春海在德國做訪問學者期間的一件小事:他看到一個員工跟老闆説要休假一個禮拜,老闆批了,第二天另外一個員工來看看他的文件,就可以繼續幹原來的事。郜春海醍醐灌頂,他突然想到,中國信號系統這麼多年一直被國外壟斷,就是因為沒有真正理解背後的安全管理體系,於是他開始着手建立這套體系。

中國人沒有相關習慣和意識,這套體系建立的過程,也是跟自己和團隊長久以來培養的工作習慣做鬥爭的過程。郜春海當時在交大西門附近辦公,白天干活,晚上建體系。他找來當時的負責人給他開會:“現在就好比我們倆開飯館,你同時負責淘米洗菜切菜做大廚,你不如帶幾個學生,把淘米這個活的步驟都寫下來?”負責人不太情願:“我把活幹到晚上9:00,讓我趕緊回家,明天早上我保證7:00再來”。郜春海只説了一句話:“我也希望明天以後,讓你正常9:00上班,晚上6:00下班;但你要不做這一件事,你今天是晚上9:00下班,再過兩天你就會10:00下班,以後就是早上6:00上班你也幹不完。”負責人只好把工作的過程都詳細寫下來,過了一個月以後,郜春海給他派了仨學生,讓他把“淘米”的步驟流程給學生講一遍,讓學生負責這部分工作,負責人拿出精力專心“炒菜”去了。這就是郜春海“透明廚房”理論的起源。

2013年,交控科技建立了以四板斧為核心的“現代透明廚房”管理體系,打造了以“流程、標準、方法、人”為核心的方法論:做任何事情都一定要有流程,把這件事怎麼做、流程是什麼、每個流程之間的標準是什麼、檢驗標準是什麼、用什麼樣的方法去做、做這件事的人合不合格等等全部設計清楚。把一件大工程分解成很多小工程,每一步都配有專門的指導和驗收人員,責任到人。

這套體系既可以讓這個領域的專家去探索更多這個領域的事,也建立了一個人才培養體系,而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是得益於安全管理體系,安全管理體系再反過來説叫風險防控體系,是一個可持續性的方法論。這套體系下來,可以把所有事情控制在風險範圍之內。

現在這套體系已經通過國際獨立第三方認證,郜春海認為,這套體系是交控科技最珍貴的資產。

03 “自主化”之路

18CF2

從創業到上市,交控科技走過了整整10年的時間。鑽石因為有57個切面而光彩奪目,交控的成長又何止經歷了57重考驗和打磨。

2009年12月4日,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2010年12月30日,北京地鐵亦莊線CBTC示範工程以及昌平線順利開通,我國自主研製開發的CBTC信號系統被成功應用於這兩條地鐵線路中,我國因此成為世界上擁有這項核心技術併成功開通運營的第四個國家。

2015年,交控科技作為技術牽頭方承擔重慶環線互聯互通國家示範工程,攻克了互聯互通的世界性難題,從技術上完全擺脱了國外的技術封鎖,形成了中國標準的CBTC互聯互通產業鏈,為中國城市軌道交通網絡化運營和資源共享奠定基礎。

2016年,交控科技獲得了國家發改委頒發的國內城市軌道交通信號系統領域國家工程實驗室認證。

2017年,交控科技FAO系統在北京燕房線實現了工程化應用,成為國內第一條應用完全自主知識產權全自動運行系統的線路。

2019年7月22日,公司成為25家首批成功登陸科創板企業之一。

緊跟國家政策,交控科技一直行走在自主創新的道路上,看似順風順水,其實背後是一次次運籌帷幄如履薄冰。郜春海經常請不同的認證方來給交控科技做體檢,把小問題消滅在萌芽狀態。

郜春海的思維格局從來不止中國,他的版圖是世界。1998年,國家發改委開始要求城市軌道交通“國產化”和“自主化”。2020年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作為軌道交通領域的一員,交控科技一直跟隨着中國鐵路與城市軌道交通的飛速發展和從“國產化”向“自主化”邁進的脈搏而跳動。

在這個領域耕耘沉澱,2019年,交控成為25家首批成功登陸科創板企業之一,市場份額全國第一。作為一個科技工作者,郜春海第一次體會到了資本市場給自己公司的定價。這也是市場給交控科技團隊堅持耕耘信號領域的回報。“只要你堅持下來,總有一天社會將給你一個公開、公平、公正的評價。”郜春海説。

交控科技的業務領域遍佈城市軌道交通、市域鐵路、城際鐵路、重載貨運鐵路。它的上市激勵了更多科創企業在技術創新、管理創新等方面發揮更多作用。交控科技更多開始考慮如何利用資本市場的優勢,加速使得企業再上一個台階,未來會逐步給智能軌道交通系統、運維新技術等進行賦能。

行業使命感和責任感讓郜春海從未停止過迭代更新升級自我和企業的努力。“我把技術做到一定程度,讓更多的用户能用上更安全、更可靠、更智能、更多樣的產品,不斷提升乘客出行幸福感。”郜春海説。

2020年11月,全真空管道中狂飆的“膠囊列車”成功進行了首次載人試驗旅行,時速最高達到172公里,具有超高速、低能耗、無噪聲、零污染的特點,被認為是繼汽車、輪船、火車和飛機之後的新一代交通運輸工具。郜春海對這一技術成果的創新想法欣賞有加,儘管離商用尚有距離,但郜春海認為,只要堅定地付諸行動,加上對商業的敏感性、豐富的想象力和貫徹到底的執行力,膠囊列車改變人類出行方式只是時間問題。

04 交控科技的詩和遠方

問:這個世界上要是沒有交控科技的話會怎麼樣?

答:要是沒有交控,中國花大價錢買國外技術可能持續時間更長。

問:交控科技的存在能給社會帶來什麼樣的價值?讓員工有多大的成就感?

答:讓全國的地鐵建設用户在選擇上是有底氣的,真的變成一個甲方。讓整個成本降下來,至少為國家節約了300億到400億。帶動了整個中國的信號產業的發展。培養了眾多人才,吸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留下來投身於城市軌道交通事業。

這是郜春海常常問自己的問題,也是他常常在更新的答案。“你存在的價值在哪體現?我為行業創造多少價值,為用户創造多少價值,我為高校創造多少價值,你在創造價值的時候,自然而然你也就獲得了價值。”郜春海對市場自然規律有着深刻的認識,失去價值的事物,自然會消失於市場;當你始終堅持給別人創造價值的時候,你一定是存在的。不久前,郜春海看了《奪冠》,頗有感慨:奪不了冠不代表失敗,大家在這個組織裏面能不能互相創造價值才最重要。

郜春海的價值,也體現在成就交控科技年輕一代身上:交控科技研究院院長87年出生,整個公司平均年齡29歲,新員工培訓已經出現了00後。他欣賞年輕人的冒險精神、創造力和學習能力,努力幫助他們勾畫藍圖,給他們提供舞台、實現夢想。“假如所有的年輕人都覺得在交控科技有很多機會的時候,交控就會有發展。”郜春海説。

郜春海在對交大很有感情,現在也常回母校。作為校友,他希望能在學校發展過程中,盡一份力量,幫助母校取得更大的成績。交大新生開學,郜春海給他們講交大精神:知行就是知道這件事立馬行動,不用想太多。一旦行動起來比什麼都強。在行動過程中,會發現更多的問題,也會有很多的收穫和驚喜。求新求變和堅持,看似相悖的兩個定律,在郜春海身上得到了統一。他如此矛盾,又如此豐富;如此多變,又如此純粹。在需要的時候,他可以立刻變成最恰當的存在。31年來郜春海只專注一件事——信號,學信號專業、留校教信號、做信號系統開發,辦企業還是做了信號。郜春海的願景遠不止於此,2020年11月24日,郜春海被表彰為2020年全國勞動模範,永不知足、永不停歇,新年快到了,郜春海正帶領着交控科技奔向他心中的詩和遠方。


交控科技企業介紹

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交控科技”,688015.SH)成立於2009年12月,並於2019年7月成為首批科創板上市企業。公司是國內領先全生命週期提供管家式服務的軌道交通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以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 CBTC 技術為核心,專業從事城市軌道交通信號系統的研發、關鍵設備的研製、系統集成以及信號系統總承包、維保維護服務及其他相關技術服務等業務。為城市軌道交通提供基於通信的列車控制系統(CBTC)、全自動運行系統(FAO)、互聯互通系統(I-CBTC)、城軌雲系統、TIDS 系統的解決方案,涵蓋標準制定、理論研究、系統設計、產品研發、智能製造、測試驗證、工程實施、培訓和運營維護等,從而實現軌道交通信號系統全生命週期服務保障。

公司擁有國內軌道交通信號系統領域領先的研發能力和技術,公司擁有目前城市軌道交通信號系統領域內國家發改委頒發的唯一的國家級工程實驗室,以及多個省部級科研開發及產業化平台。公司核心產品CBTC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北京市科學技術一等獎,FAO榮獲北京市科學技術一等獎、城市軌道交通科技進步獎一等獎,無感改造成套裝備獲城市軌道交通科技進步獎特等獎。公司承擔北京地鐵燕房線和重慶互聯互通兩項國家級示範工程。

分享到:
相關鏈接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